知识产权证券化项目发行井喷,杭州开展试点探索新模式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9日
       南京报道, 2月11日, 杭州市人民政府印发《杭州市全国营商环境创新试点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其中明确提到“实施知识产权证券化试点” .记者注意到, 今年以来, “知识产权证券化”一词的曝光率明显上升, 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文件中都有明确提及。 “知识产权证券化本质上是资产证券化的一种形式。
       它是以企业持有的资产作为基础资产所产生的稳定现金流, 通过结构化设计和增信等方式发行证券的一种融资方式。传统的基础资产的现金流资产往往是公司的应收账款或收取基础设施收入的权利。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创新之处在于我们的基础资产是公司持有的知识产权所产生的现金流量, 可以是支付的专利许可费由企业偿还, 或偿还企业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本息。”北京中金豪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指出, 与银行信贷相比, 很多有潜力的高科技企业通过参与知识产权证券化获得了成本更低的融资。而且, 与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相比, 知识产权证券化的融资规模更大, 更有利于权利人获得充足的资金。根据中国技术交易所(北京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今年2月发布的《2018-2021年中国知识产权证券化市场统计报告》, 截至2021年12月3月31日, 在深交所和上交所共设立并发行知识产权证券化项目59只, 累计发行规模149.18亿元。
       其中, 2021年发行规模为96.23亿元, 是2020年发行规模31.4亿元的三倍。
       知识产权证券化方兴未艾。杭州市人民政府印发了《杭州市全国营商环境创新试点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对知识产权进行了专项设计。 《方案》提出, 统筹建设长三角知识产权信息公共服务和交易服务平台, 实现跨区域、跨部门、跨层次的知识产权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实施中小企业知识产权转化专项规划。完善政府引导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风险分担补偿机制, 综合运用担保风险补偿等方式降低信用风险。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企业惠企”行动, 加强“政企银服”联动。开展知识产权证券化试点, 探索知识产权资本化新模式。记者注意到,

今年以来, “知识产权证券化”一词的曝光率明显上升, 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文件中均有提及。 2月10日, 在北京市“两区”建设专题新闻发布会上, 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二级巡视员周立全介绍, 要支持北京知识产权局建设。产权交易中心, 开展知识产权证券化试点工作。 1月13日下午, 上海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 解读《上海市知识产权强市建设纲要(2021-2035)》, 明确提出深化和完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管理制度, 鼓励推进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等金融创新。《知识产权保护和利用“十四五”规划》 《权利在深圳》明确提出, 2022年知识产权证券化发行规模将达到100亿。那么, 什么是知识产权证券化?所谓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 是以知识产权产生的收益债权或应收账款债权为基础的。产权(专利、商标、著作权等)在此基础上进行增信,

在市场上发行可流通证券, 为发起人的金融业务融资。中国技术交易所(北京知识产权局)交易中心)今年2月, 截至2021年12月31日, 在深交所和上交所发行的知识产权证券化项目共59个, 累计发行规模149.18亿元。其中, 2021年发行规模为96.23亿元, 是2020年发行规模31.4亿元的三倍。据地区统计, 截至2021年12月31日, 根据原所有人的注册地, 我国已有8个省/市设立并颁发了知识产权ABS。其中, 广东省在下达订单数量和规模上均排名第一, 共下达订单44件, 总金额106.83亿元, 分别占全国的75%和72%。其中, 深圳共发出订单38个, 总金额90.25亿元, 占比分别为64%和60%, 居全国之首。根据发行率统计, 截至2021年12月31日, 在沪深交易所发行的59只知识产权ABS中, 一年期证券平均发行率为4.0%, 最高为5.5%, 最低为 3.3% %。按标的资产类型统计显示, 截至2021年12月31日, 沪深两市共发行的59只知识产权ABS标的资产包括小额贷款债权、专利许可费支付债权、应收账款债权、债权类型共五种:融资租赁索赔和商标许可费。其中, 小额贷款债权37宗, 发行规模84.87亿元, 占比最高, 分别为63%和57%;专利许可费缴纳请求权类别在发行数量和规模上均居第二;应收账款债权、融资租赁债权、商标许可费支付债权的知识产权ABS发行规模分别为18.07亿元、17.02亿元和2.89亿元, 分别位居第三、第四和第五位。破解高新技术企业融资难 随着社会各界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意识的日益增强, 如何推动创新型企业利用知识产权实现商品化和产业化, 从而促进科技进步, 是也成为知识产权界关注和讨论的焦点。
        .为此, 推动知识产权证券化。 “通过知识产权证券化传递技术型公司的知识产权通过价值评估可视化为可抵押的基础资产进行融资, 可有效解决中小科技型微型企业的融资难问题。 “去年底浙江首个知识产权证券化项目发行时, 杭州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传统的银行贷款或质押融资方式往往对融资对象有一定的要求, 包括企业资质。 、抵押品、担保措施等要求较高。知识产权证券化是利用多家公司作为联合体进行融资,

所以投资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公司更关心的是自己的成长性、行业前景和知识产权的技术价值。近两年多来, 各地大力推进知识产权证券化项目, 并出台相应配套文件支持推进知识产权证券化。力量。因此, 与银行信贷相比, 很多有潜力的高科技企业通过参与知识产权证券化获得了成本更低的融资。而且, 与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相比, 知识产权证券化的融资规模更大, 更有利于权利人获得充足的资金。丁健介绍, 对于高新技术企业而言, 知识产权证券化有更多机会获得低成本融资。同时, 参会企业将能够优化企业资源, 增加资本市场的关注度, 拓宽融资渠道, 使企业技术研发走向良性循环, 从而推动产业和技术进步.仍有问题需要解决。
       在证券化发展过程中, 仍有问题亟待解决。 “目前, 虽然我国正在从制度层面逐步扶持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业务, 但还没有专门针对知识产权证券化的法律, 适用于知识产权证券化的法律法规也比较分散。从政策上看, 由于起步较晚, 相关政策尚不完善, 如对标的资产缺乏相关规定, 对未来收益权的可转让性规定不明确等,

因此, 在制度层面法律法规政策, 我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北京康信华源知识产权咨询有限公司项目总监柯婷婷告诉记者。 “我个人认为, 知识产权证券化业务还存在一定的风险, 体现在知识产权价值的不稳定性、政策变动风险、基础企业违约、法律风险等方面。比如知识产权本身是一种无形资产, 当传统的证券化操作应用于知识产权等无形权利时, 会带来一些特殊的风险, 如市场价值的不确定性、产权范围的不稳定性、基础资产的重复使用性等。产权收入不稳定, 而且未来知识产权有被超越或被新技术取代的可能。技术研发高,

经营活动不确定。未按合同约定履行, 可能引发知识产权证券违约风险。此外, 法律风险是知识产权证券化中最重要的风险类型。知识知识产权无效撤销、知识产权权利人侵权或破产等法律事实导致知识产权的正常实施, 将影响现金流和收益的实现, 并对资产价值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知识产权。 ”丁健认为。但他表示, 对于知识产权等特殊类型的无形资产, 可以设计一些措施来规避相关风险, 比如不同知识产权类型的包装组合、资产滚动置换机制等。池等。